201707.14
0

各國金融科技監理沙盒機制簡介(

國際篇()—

中銀律師事務所 馮昌國合夥律師roick.feng@zhongyinlawyer.com.tw

澳洲模式

近年因應多元意識抬頭和亞洲崛起,澳洲開始積極轉型,與東協各國一起競逐在亞洲區域之影響力,與新加坡幾乎同時,澳洲證券投資委員會(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,ASIC)也在2016年6月發布了監理沙盒的諮詢文件(Consultation Paper 260: Further measures to facilitate innovation in financial services),向各界(尤其是金融科技企業、金融服務提供者、消費者、消費者代表團體),徵求對其加強金融服務創新措施的意見。之後,ASIC也在同年12月發布澳洲監理沙盒的正式文件(Regulatory Guide 257: Testing fintech products and services without holding an AFS or credit license)。

澳洲大部分的國土皆為沙漠,過去作為罪犯的流放之地,澳洲移民為求自立自強,也發展出如同美國拓荒西部之精神,更加勇於擁抱新事物,與其他國家相比,澳洲監理沙盒的主要特色有以下二點,對金融科技新創業者而言,這二點比起其他國家的制度,也是更具彈性的優點:

第一,ASIC依申請人提供的金融商品/服務種類,審查制度兼採「事前報備制」及「事前核准制」,讓提供風險屬性較低的金融商品/服務業者,只需要在開始業務試驗前,向ASIC書面報備即可,不用歷經漫長的申請、審查流程。

第二,即便是適用「事前報備制」的業者,在沙盒試驗的期間也可不囉嗦直接一次長達12個月,只當需要延長試驗期間時,才需事先向ASIC申請。

香港模式

香港,昔日英國女王王冠上最耀眼奪目的明珠,現在仍是亞洲與新加坡並列金融重鎮的雙璧之一。香港於2016年9月也跟進了新加坡,成為亞洲第二個擁有監理沙盒制度的國家。不過香港的監理沙盒制度並未如大家預想的,跟隨其他國家的腳步,而是走出一條獨具香港特色的道路。

而香港自回歸中國以後,雖說與中國仍保持一國兩制的微妙關係,但香港的金融制度思維確已漸漸滲入內地的色彩,秉持拿來主義,以「摸著石頭過河」這句中國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的名言,最能形容香港版的沙盒制度。

香港在沙盒制度中設計的諸多留白規範,正是香港人受中國影響,摸索前行的展現,在審查期間上,香港沒有明確的規定,是否許可申請人進入沙盒試驗的審查標準,也比其他國家模糊許多。在進入沙盒後的試驗期間,香港則和新加坡一樣,採個案認定。

雖然香港政府只允許香港本地的金融業者申請進入沙盒,且適用者只限銀行[1],號稱是「銀行界的監管沙盒」[2],使得香港的監理沙盒適用範圍大幅小於英國、新加坡與澳洲。不過香港推出監理沙盒後,實務應用的速度倒是很快,不僅在短短二個月內,已有銀行透過沙盒試驗生物認證與證券交易服務的技術,也有數間銀行與香港政府商討,透過沙盒來試驗區塊鏈及人工智能的應用。[3]

而香港跟英國、新加坡、澳洲相同的點則在於,試驗者在試驗階段還是要清楚界定試行範圍及階段、提出客戶保護措施、風險管理措施、將試驗流程回報主管機關,並在試驗結束後回報試驗結果,及決定是否將試驗產品/服務上市。

(本文內容及相關引註之更新截至2017/06)


[1] 「以金融科技為香港金融服務業品牌增值」。香港金融管理局網站,http://www.hkma.gov.hk/chi/key-information/insight/20160906.shtml(最後瀏覽日:06/18/2017)。

[2] 「金融科技 對決 科技金融 (FinTech vs TechFin)」。香港金融管理局網站,http://www.hkma.gov.hk/chi/key-information/insight/20170614.shtml(最後瀏覽日:06/18/2017)。

[3] 「多元發展的金融科技」。香港金融管理局網站,http://www.hkma.gov.hk/chi/key-information/insight/20161111.shtml(最後瀏覽日:06/18/2017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