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07.14
0

各國金融科技監理沙盒機制簡介(

國際篇()—

中銀律師事務所 馮昌國合夥律師roick.feng@zhongyinlawyer.com.tw

看完前面四國監理沙盒制度的簡介後,我們摘要做個比較表如下:

表二1

(表二:各國監理沙盒制度比較表)

各國監理沙盒制度之「同」

看完表二後,各位可以發現各國的監理沙盒雖然都是圍繞著「金融科技創新」此一核念,並賦予新創業者在沙盒試驗期間可豁免部分現行法規管制的特權。但事實上,這種特權並不如想像中的毫無限制,各國在監理沙盒的防弊措施上,可是一點都不放鬆。不論是英國、新加坡、香港、澳洲或是我國,都把一定程度的審查和消費者保護機制納入沙盒運作的準則。可見對新創公司而言,縱然進入沙盒,也並非像穿上黃馬褂一樣,任何人都打不了你,不管是怎樣的科技創新或創意,在「金融消費者/投資人保護」這把尚方寶劍面前,也得低頭屈服。

另外,除台灣以外,其他各國對試驗期間的規定都相當彈性,容許個案判定的空間,回過頭來檢視台灣,更令人擔憂定死6個月+6個月試驗期間的妥適性。

各國監理沙盒制度之「異」

此外,各國監理沙盒制度也各自反映出彼此的不同。

以英國而言,海洋國家的傳統富有向海洋冒險犯難的精神,多年的重商主義,世界上最早發展現代商業的幾個國家之一,英國人明白制度和強化商業的決心,才是他們數百年如一日領先群倫的關鍵,例如英國極早發展出的證交所、國債、還有專利制度到現在的沙盒,才是倫敦常保商業之都的關鍵,而且多年在歐盟單一市場影響下,曾經最早的工業化國家,工業製造業以不復興盛,英國更必須維持其金融業的領導地位,儘管英國的金融服務業有相當大的比例是靠大企業支撐,但認知到立國最重要的根本在於保持科技實驗精神,因此英國在設計監理沙盒的時候,並沒有忽略小公司獲個人推動創意的能量,仍然海納百川地仍然沒有忘記讓擁有先進技術的小公司加入,窮盡可能的蒐羅一切有助於推動變革的火種,反映出英國的商業文化。

而向來屬於亞洲創新重鎮的新加坡,長年處在各大勢力之間,其國策十分富有彈性,新加坡的沙盒制度亦同,與英國一樣都有延攬人才的需求,因此同樣的也允許個別擁有創新技術者進入沙盒,在沙盒中創造許多增加彈性的制度如延長實驗期間,但同時也強調,試驗者既受惠於新加坡的監理沙盒,受試成果當然必須用於新加坡,這也反映出新加坡近年對於自己在亞洲貿易樞紐地位的重視,不論是克拉地峽運河的興建,或是亞洲其他潛力運輸樞紐的崛起,都讓新加坡備感競爭。因而在鼓勵創新的同時,並非大國的新加坡,更希望能夠確保創新的成果能為新加坡所用。

相比英國與新加坡,澳洲雖屬遺世獨立的大陸,但這完全沒有封閉澳洲吸納金融科技的心。且恰巧正因澳洲沒有太多淵遠流長的強勢原生文化,反而使澳洲像一片空白畫布,能吸納更多色彩。此外,做為由移民建立且地廣人稀的國家,澳洲很自然的強調要吸納人才,方能維護國家競爭力。反映在監理沙盒制度上,澳洲對金融科技新創業者更為寬容。但就算澳洲、英國、新加坡、香港同樣都強調金融科技,遺世獨立的澳洲,反而是四個裡面走得最前的那個。如澳洲在沙盒制度的設計上,更直接開放讓所有進入沙盒的業者,允許個人可以申請進入沙盒,以吸納多元的人才帶技術前來澳洲投資。不僅容許無須經歷冗長事前審查流程,至少都可試驗創新業務一年。這從ASIC的監理沙盒規範開頭就詳細闡述、歸類澳洲金融科技新創業者遇到的各種困難,便可感受到澳洲政府對於扶持金融科技新創業者的用心。

最後,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,卻截然不同,肇因於中英兩大強國背後角力的影響,使香港特別崇尚大機構體,忽視個人的能動性,也或許是因為香港民間的新創風氣,仍遠遜於他國之故,相比對金融業的青眼有加,新創業者可謂是被遺忘的一群可憐人。但就銀行而言,比起英國和新加坡精準設計進入沙盒的審核要件,香港在這部分卻留下很多想像空間。這種先求有再求好,且大量留白的沙盒政策設計,也反映出香港承襲中國政府不把話說死,端看實驗成果逐步調整、修正,「摸著石頭過河」的中國風味。

結語

討論沙盒的口水已經很多,但在台灣討論沙盒規範的過程中,除了模仿其他國家的規定之外,台灣政府有沒有真正想過:希望透過沙盒將台灣的金融科技產業帶向何方?我們有別於其他國家的產業文化特色在哪?明確的定位是什麼?好比英國與新加坡近幾年特別重視區塊鏈、身分驗證等新興技術,對金融機構服務提升的助力;澳洲政府在規劃監理沙盒制度時,主要是圍繞在「降低沒有充足資源、經驗的金融科技新創進入市場的困難」此一中心思想。這些都是制度上該先釐清的問題。

沙盒的本意是一個虛幻的實驗空間,它可以趨近無限,也可以是個微小僅容芥子的空間,沙盒裡能容納多少想像,將取決於台灣政府怎麼去充實它。

(本文內容及相關引註之更新截至2017/06)